首页 | 国家列表
韩国名校申请的图片

透过韩剧看韩国

一部韩剧定终生

  Titian就是其中之一,她在高三的暑假迷上了韩剧,从此和这个东亚邻国结缘,在那留学至今。“8年前没日没夜看韩剧的时候,我觉得翻译太烂了。因为非常想知道电视里台词的确切意思,就选报了韩国语专业,走上了一条沉迷韩剧的漫漫不归之路。”直到今天,Titian每天仍然有电视剧时间——不仅在电视上看、在手机上录着看、甚至专门找中国的视频网站回味。

 

  “现在这些字幕组不仅速度快、而且翻译得‘信达雅’。这让我很欣慰。”Titian开玩笑说。Titian哈韩,但不狂热。当被问到“韩剧到底哪儿吸引到你”的时候,她想了想说:“商业性。”

  在她看来,韩剧商业化得彻底且真诚。“在我印象中,很少听到有演员标榜‘为了艺术’。他们就是为了红而异常努力,这种努力从表演中是看得到的。”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广播电视文学系教授李胜利倒不认为韩国艺人的演技多么出类拔萃,“他们的学历背景和中国演员差不多。”但韩国娱乐圈激烈的竞争确实众所周知。

  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时任韩国总统的金大中提出了“文化立国”战略,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拯救韩国经济。从此,韩国走上了轰轰烈烈的文化产业兴国的道路,其中起步较早、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广泛影响并成功带动了韩国其他行业发展的就是韩剧。

  高速发展意味着激烈竞争,韩国仅有3个官方电视台(MBC,KBS和SBS),都是要照顾到新闻和其他节目的播出,不存在像CCTV8这样24小时播放电视剧的可能。尽管韩国也有几个收费频道,但收视率和官方电视台无法相提并论,这就让韩剧的数量受到极大的限制。

  而韩国的造星产业已经发展得相当成熟。截止到2010年初,登记在册的以电视剧和电影为主的多元化韩国文化产业公司就有34家之多。这也让韩国的男女们在向往这个行业的同时,面临白热化的角力。“艺人的机会不多,可以说不成功便成仁,所以他们一旦抓住一个,就要拼命出名。”Titian说。这也是她喜欢韩国综艺节目的原因:“韩国艺人们极具娱乐精神,这些偶像明星们在节目里扮丑一点都不含糊。他们的表演往往是常人难以做得出的。”

  此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韩剧几乎都是“边拍边播剧”。Titian介绍:“每部韩剧都有自己的网站,上面有剧情预告、拍摄花絮、演员信息等等,最重要的是观众交流区。”这是决定剧集和角色生死的地方。

  当年以长度震惊了中国观众的128集韩剧《看了又看》,就是因为反响太好,无限延期,才变成了“鸿篇巨制”。收视神话《大长今》中,皇帝和长今未能终成眷属的原因不是历史事实而是观众的意见。《爱在哈佛》的女主人公死而复生也是粉丝们的决定。在韩剧的制作中,观众就是上帝。和观众保持互动、加上长期的经验,让韩剧成为了商业化运作的典范,这也就不奇怪,为什么思路简单的韩剧竟然能够成为万金油,不仅红到中日两个邻国,甚至红到了东南亚、南美。

 

 

 白日梦成就文化立国

  “韩剧能够成功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反响,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简单’。”李胜利认为,通过淡化地域和历史背景,韩剧在海外传播的过程中最大程度淡化了文化差异引起的水土不服。其中的功臣剧种就是灰姑娘型的偶像剧,这是韩剧出口的主力军,也是本土的收视宠儿。

  有个玩笑,话说看韩剧的时候,中间错过1个星期,接着看都不会有“断片儿”的感觉,那指的是动辄几十上百集的家庭剧,一般在早上或下午播出,目标是全职主妇们。韩国电视台的黄金档是晚上10点到11点,这个时段的观众最多,观众的背景和喜好也更复杂,是各个电视台卯足了劲儿竞争的关键。这期间播出的多为二十集左右的迷你电视剧。

  这些短小的偶像剧绝对是灰姑娘的各种改编版本。用李胜利的话说,就是“一群年轻漂亮的男男女女,穿着漂亮的衣服,出入各种漂亮的场所,专职谈着漂亮的恋爱”。确实,尽管韩剧里的女主角们大多出身平凡甚至微寒,但穿衣服可不含糊,一集下来可能就换了好几套漂亮的衣服。这些衣服很快就成了遍布大街小巷的韩版服装店的新款,成了淘宝店里的主打。配合衣服出现的还有韩式盘发和发饰。

 

               

  在今年的热门美剧《新闻编辑室》里,编剧借女二号之口讽刺了一把经典美剧《欲望都市》:“作为一个真正的纽约女孩儿,我繁忙的工作不允许我穿着高跟鞋跑来跑去;我住在窝棚似的出租屋里;下午3点的时候我的朋友也不可能出来陪我和咖啡聊男人,因为她也有一份正当、糊口的工作!”这便是职场剧编剧眼里的偶像剧——一派胡言。但正是这种一派胡言却满足了众多看客的精神生活。

  Titian觉得:“我和我眼里的韩国人们,都过着压力非常大的生活,每天就靠看电视剧放松,越简单越搞笑越好。”而李胜利则分析地更厚重一些,看看韩剧目前成功攻占的市场,“社会观念都比较保守”——在传统的男权社会里,有多少女孩不希望觅得好夫婿飞上枝头变凤凰呢?所以无论韩剧怎样调整细节,让女主角从《蓝色生死恋》中柔弱年轻的恩熙,变成《我叫金三顺》中大大咧咧的老姑娘金三顺,再变成《咖啡王子一号店》里女扮男装的恩灿,他们都是身处上流社会男主角跟前的灰姑娘。

 

              

 

  在李胜利看来,韩国的偶像剧已经成了以灰姑娘为母题的类型片,就像当年美国的西部片;要最终大翻身到《与狼共舞》的阶段,需要漫长的时间和社会发展的共同推动。但他认为,真把它们投放到欧美市场上,接受度未必不好。“经典的女性主义作品《简·爱》不也是这个题材的变种吗?好莱坞里灰姑娘影片还少吗?《风月俏佳人》就是很好的例子。”

韩国的身土不二情结

  正如好莱坞的文化输出让美国的激情和美国梦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淘金客,韩剧也为韩国的形象和商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跟着韩剧去旅游”已经成了韩国旅游业最大的卖点。而这个卖点的源头就是十年前红极一时的《冬季恋歌》。

  这部电视剧在日本创下了收视神话,男主角裴勇俊成了韩国的旅游大使,他还分别被评为韩国和日本女性最想嫁的男人。最夸张的是,《冬季恋歌》不仅带动了韩星和韩剧的海外发展,还为普通的韩国男人谋来了福利——一时间,日韩两国涌现了一批跨国婚介所,帮助日本女性牵线韩国男人。

  出口的电视剧对于本国情况美化和粉饰是难免的,就像不能看了《欲望都市》,就觉得自己在纽约找到了工作,就能每天Gucci、Prada不重样地穿。但资深韩粉Titian倒没有被忽悠的感觉。“除了吃得素了点,我生活的韩国和你在韩剧看到的韩国差别并不大。对了,看到韩剧里那些人吃韩国料理时那副陶醉的样子了吗?就是那副表情,催生得韩国料理在中国遍地开花。他们真不是装的。”

  肉食动物 Titian不止一次抱怨过韩国的物产贫乏,尤其是金融危机之后,食物的价格波动很大。她曾经为吃得好点而坚持在料理店打工,但韩国料理简单地说就是各种泡菜和各种汤配白米饭。“我刚开始在料理店打工时,看到顾客对着一碗泡菜炒饭赞叹不已,还惊诧莫名。后来发现人家是真心的。”

 

  所以,下次看到韩剧里的人物对本国的花花草草赞赏、陶醉的时候,千万别偏见地认定人家在作秀。“韩国的民族文化里有个很重要的精神,叫做‘身土不二’。韩国自产的面粉很少,他们和美国签了贸易协定,大部分面粉都从美国进口。但本土生产的面粉,袋子上都会印着‘身土不二’,销量也不错。”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牛肉的买卖上。

  这个词的意思是说,“我生在自己的国家,拥有养育我成长的国土,而生我养我的土地上生产的东西才是最适合我的”,时刻提醒国民用本土的产品。所以韩国人真心实意地认为泡菜和大酱汤是最好的食物,“这些年吃习惯了,我现在也挺喜欢吃的。”

  这些文化输出在亚洲国家奏效,有个重要原因,就是亚洲各国文化相近,包括饮食文化。近些年,韩国娱乐业也在尽力攻占欧美市场。Titian就经常在新闻里看到某韩国组合风靡美国,或者某韩星演唱会在法国身受欢迎。“对于这类新闻,即使是我周围的韩国人也无法笃信,在我看来这更像是鼓舞士气的宣传。”

  李胜利更是一针见血地评价道:“像《江南Style》这样走红的单品,一时的风靡完全可能,若要经年累月影响西方文化,起码现在做不到。《江南Style》的创作者Psy是美国音乐学院的学生,他非常了解美国文化。这首歌的旋律具有西方流行乐特色;它的MV里,无论是穿着还是里面表达的生活方式,都俨然是美国派。”

 

更多韩国留学http://korea.weilanliuxue.cn/访问蔚蓝韩国留学网

姓名:
联系方式:
免费咨询
  • 218
  • 0
分享到:
标签:
您可能还想看